昭昭白玉

封面by閑玥訬XYC。頭像by酥丸sama。
主霹靂渣反魔道天官鼠貓,最近重回舊坑SpeXial,正在勤奮追刺客列傳。
坐等秀秀出新文。

請問天婦羅和秋刀魚這對叫甚麼?

很喜歡這cp呢❤(ӦvӦ。)

[ 談無慾/炎無心 ] 返童

*無心變小

*不知道用什麼理由,所以簡略帶過,大概跟小默雲一樣,內力少然後返老還童(?

*私設無心還有記憶,但心智年齡降回幼時

*OOC歸我

——————

由於事情發生的太突然,談無慾只好帶著小無心回火族找娘娘拿她小時的衣物。
回無慾天的路上,遇到一頁書和劍子仙跡。

小無心看了看白衣道士,湊到談無慾耳邊用在場所有人聽得到的音量自以為小聲的說:「 他長的好像猴子 」
「 噗 」
他毫不掩飾笑出聲,一頁書嘴角勾起輕笑,被稱為猴子的人黑線。
童言無忌、童言無忌。
「 梵天,我看到你笑了 」劍子仙跡轉頭看向一頁書。
「 你看錯了 」回答的一臉正直。

告別兩位正道棟樑,談無慾突然想起,家裡似乎沒甜食,所以改道去市集。
懷中的女孩充滿好奇,小腦袋東張西望,時不時拉著他冠上的流蘇問東問西。
「 談談,」她拉拉人的鬢髮,指向一處,滿是興奮看著他,「 我要吃糖葫蘆!」
腳下步伐一頓,順從的往那方向走去。

拿到糖葫蘆的小無心吃著,瞅了眼開心的糰子,談無慾開口:「 無心這是喜歡吃糖葫蘆?」
「 喜歡!」她笑著應聲,笑眼如同彎月,煞是可愛,「 無心最喜歡吃糖葫蘆!」
將手中的糖葫蘆湊到他嘴邊,說:「 談談,吃」
「 無心吃吧,吾不喜甜 」
被拒絕的糰子登時不干了,嘴一撇,淚珠子在眼眶裡打轉,仍是固執道:「 談談,吃!」
輕嘆,敵不過這攻勢,微偏頭咬下一顆:「 可滿意了?」
「 嗯!」開心笑著,方才的委屈彷彿只是錯覺。
看著她滿足的笑容,口中的糖似乎沒那麼甜了。

*以後這篇說不定會出現在妹妹的微博,但內容不同

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難道沒有人喜歡恨吾鋒和肖流光這對嗎?
明明超有愛的><

祖奶奶!❤(ӦvӦ。)

鶴卻  幻  的插圖~

妹妹那裡是不會有的,這裡算是她的私房圖吧XDD ( 其實都是我跟她A來的

之後會有電繪版的。

有時會像現在這樣,看到死去的好友出現在自己面前,如初次一樣,身子是縮小的。

「 好友 」習慣性的伸手要他爬上自己掌心,卻見他輕輕飄起,落上自己肩頭。
對他的不領情只是苦笑一聲,拿過一旁的拂塵,起步走出屋子。

如往常般舀水灑上前院的植物,然後走往市集方向去。走至途中,鶴白丁眼神飄向一處,在他耳邊道:「 禿驢,吾要喝酒 」
「 好 」卻塵思腳步一頓,往他看向的酒店走去,要了壺酒,取過杯子倒入。
鶴白丁抱著杯子,爬上邊緣,撲面而來的桃花香讓他一瞬失神,掉進酒裡。
「 好友!」
卻塵思驚呼一聲,雖說是掉入,卻絲毫沒有一滴水濺出。
狼狽爬出,渾身濕漉漉的,道冠歪斜,臉蛋不知是因生氣或酒氣而紅潤,頰邊鼓鼓的,竟是有些可愛。
見此一愣,笑出聲,聲音溫溫和和,笑容燦爛,好看的碧眸盈滿笑意,剎是迷人。
桌上的人一愣,卻塵思的笑容他是沒見過的,發自內心的笑,那笑落入眼裡,滑入心底。

快沒知覺了,啊……真想留住這段時光。鶴白丁想。

可惜時間到了。

他飄起身,一吻落在卻塵思額上,後退,與他藏不住失落的碧眸對視,

「 下次見了,禿驢 」

玄黃三乘馬戲團XDD

先聲明,以後po出的圖大部分會是妹妹的傑作,因為某人不會畫畫==

算是增加妹妹的名氣(?

有興趣的道友可以關注她的微博。

微博 : 越殊_梓_

關於一個谈炎做飯的脑洞

无心和老谈从外面回无慾天,肚子餓了,老谈要给茶点吃却不要,说是要自己煮,结果到廚房才发现不会做,本想著说不定自己有做飯的天份,下一秒她发现她錯了。
她把廚房给炸了。

END

是不是被我套路到了😎

当然还没完,老谈见识过无心小宝贝的廚艺後,決定自己动手。还沒煮完无心就睡著了,老谈把人抱回房。

无心依旧沒吃到她心心念念的紫米粥。

END

食契有好多不一樣的圖啊!
想看奶茶組的文(´Д⊂ヽ